首页

天津大学:扶贫“愚公”开凿“兴学之路”

2020年12月23日 08:45 来源:中国教育报

在全国建立100间梦想教室、开展100场教育培训、建设100个乡村实践基地、开发100个扶贫产业项目……这是截止到今年年底,天津大学“兴学之路”教育扶贫计划交出的漂亮答卷。

“教育扶贫是管长远、管根本的治本之策,要彻底解决贫困问题,关键就是解决教育问题。”天津大学党委书记李家俊说,“用高校资源带动偏远贫困地区发展,将教育之火播撒到乡村,这是新时代中国大学的担当!”

梦想教室:为贫困山区孩子打开希望之门

11岁女孩赵翠梁大半年没见过爸爸了。近日,在学校的“梦想教室”里,小姑娘终于“见到了”远方的爸爸。远在深圳建筑工地干活的爸爸,戴着安全帽出现在屏幕前。“爸爸!我考了第一名!是不是很厉害?”屏幕那边爸爸憨笑着,边抹汗边点头。

这场跨越千里的网络见面,连接的是深圳建筑工地和云南省洱源县凤羽镇源胜小学的一间“天津大学梦想教室”。天津大学在这里建起“视频教室”“音乐教室”“美术教室”3间梦想教室。孩子们可以在教室里画出五颜六色的梦想,唱出悦耳动听的心声,还能通过一根网线穿越千山万水,了解外面的世界。

2017年,天津大学“兴学之路”教育扶贫计划正式启动。同年11月,首个“天津大学梦想教室”在贵州省开阳县落成。这是一间科学图书室,由天津大学师生捐助的数百本科普图书让渴望知识的山区孩子得到了一座“黄金屋”。

从此,天津大学通过众筹、义卖、校友资助等方式,开始了在全国教育资源匮乏地区建立包括美术教室、电教室、科技教室、课外活动室等在内的100个“梦想教室”。

今年7月28日,天津大学全国第100间 “梦想教室”在学校定点扶贫的甘肃省宕昌县大寨九年制学校揭牌落成。这是一间科技感十足的“智能阅览室”:硕大的投影仪,炫酷的机器人教具,一排排平板电脑和阅读器……未来,天津大学计划将这里作为以“互联网+教育”模式开展远程教学的基地,用大屏幕、小屏幕将万里之外的天大校园与宕昌学生联系起来,将师资力量、学科优势和人文关怀源源不断地辐射到宕昌,打通当地孩子们走出大山的“最后一公里”。

如今,在雄浑凌冽的青藏高原,年轻的大学生正给牧民孩子搭起简易黑板写写画画;陇南内陆的群山深处,中学生兴冲冲围着不远千里送来的光学显微镜观察海洋标本;一望无际的北疆塞外,孩子们在大屏幕前与渤海之滨的大学教授聊得津津有味……没有规定动作,没有统一蓝本,“贫困山区里的孩子憧憬什么我们就带来什么,热爱什么我们就创造什么”。几年来,天津大学用一间间“梦想教室”点亮教育扶贫的地图。

教育培训:撒下脱贫致富“金豆子”

甘肃宕昌是天津大学定点帮扶的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兴学之路”的主战场。

在县城里座无虚席的“电商发展趋势与农产品品牌营销”课堂上,天津大学殷红春教授一眼就从台下众多前来“取经”的商户和农户中认出了自己的“老学生”——“谷御蛋坊”总经理李琴芳。李琴芳是天津大学扶贫培训实实在在的受益者。三年前殷红春的电商课程让她打开思路眼界,把自己开发的“古法皮蛋”卖出了好价钱。她利用“合作社+贫困户+电商+基地种养模式”,经营草木灰皮蛋和药膳蛋两大系列产品,现在一年可售出20万至30万枚皮蛋。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的殷红春教授看到学生今年交上的脱贫答卷,满意而欣慰。

天津大学还在宕昌县开设了“直播带货训练营”。大山里的药农、特产店员工、自产自营的皮蛋作坊小老板都成了训练营的学员。每天晚饭后,学员们拿起手机就能通过直播平台感受电商业态新思维,学习电商主播实用技巧。课程结束后,培训团队还将对学员进行后期指导,协助他们完成产品直播策划和后期制作,帮助学员成为熟练的“带货达人”,独立自主“引流带货”。

在今年的天津大学“村医能力提升研修班”线上结业典礼上,宕昌县近400名乡村医生“充电再出发”。为期一个月的“村医能力提升研修班”,吸引了全县336个行政村近400位乡村医生踊跃参与。研修班的课程由天津大学各附属医院、灾难医学研究院和校医院等单位抽调“精兵强将”精心录制。村医们只需要通过手机登录天津大学-甘肃宕昌培训服务平台,就能在工作间歇或茶余饭后随时“充电”。“我们村绝大部分是农民,弯腰下田是常态,腰椎间盘突出和关节炎患者很多。”宕昌县磑子坝村的乡村医生郭建忠由衷感慨,“一个月的课程实实在在,对我们乡村医生来说真是解渴、管用!”

行走的课堂:让“知识改变命运”形成燎原之势

今年高考,宕昌一中学生马高霞以优异成绩考进天津大学,让天大宕昌支教团成员赵丹宁欣慰不已。从“一对一”课程辅导开始,她们亦师亦友,更情同姐妹。在赵丹宁的悉心帮助下,马高霞成绩突飞猛进,最终考取了向往已久的大学。

在宕昌,来自天津大学支教队的“小老师”们在每所学校都非常受欢迎。学生因为喜欢老师而爱上一门课的情况不在少数。来自天津大学的志愿者成了很多初三高三孩子提高成绩的“直升机”——720名天大学生与宕昌学子“一对一”结成对子,长期书信连线,开展课业辅导。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天津大学将帮扶从“线下”搬到“线上”,招募志愿者1598人、志愿集体163个,帮扶宕昌学生5749人,开展一对一辅导累计一万余次,集体辅导600余次。接受学业辅导的学生中,65%在期末考试中成绩进步,其中排名进步10名以上的占比21%,宕昌学生对学业辅导的满意率达到94%。

越来越多的教师、学生将扶贫支教化为“行走的课堂”。“每到暑假,我们会组织数十个实践队奔赴宕昌。这种支教会长期存在,学生和老师不断交替,传递教育扶贫的接力棒。”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支教教师王鹤介绍。支教课堂上,王鹤会重点给学生介绍甘肃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让他们为自己的家乡骄傲。

今年11月21日,甘肃省政府批准宕昌等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困扰当地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而在天大人看来,“摘帽”并不等于“句号”。“用‘教育’这一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力武器,激发青少年向上的动力,才能实现扶贫脱贫的可持续性。我们愿做教育扶贫的‘愚公’,一直奋进在兴学之路上。”李家俊说。(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陈欣然 通讯员 焦德芳)

作者:陈欣然 焦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