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言

教育一直被认为是改变人生命运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对寒门子弟。但近期一项社会调查表明,农村学生离一线高校越来越远。“知识改变命运”曾是无数寒门子弟奋斗的动力所在,然而今天的现实却是,不仅知识难以改变命运,穷孩子能接触到知识的机会也在减少。当旧理想遭遇新现实,穷孩子该如何突围?

重点大学中农村生源比例逐年下降,已经引起国家和社会的关注。2013年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促进教育公平的部署和要求,决定提高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学生比例,让更多勤奋好学的农村孩子看到更多的希望。这也是行政力量促进“教育公平”的再一次发力。

现 象:

寒门难入名校
核心提示:

重点大学中农村学生占学生总数的比例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不断滑落。目前北京大学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仅为一成,清华大学2010级农村生源占17%,让人感叹“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的无奈。

农村学生难入名校

农村学生难入名校 北大学生占比从三成跌至一成

“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正在被加剧和固化。三十年来,国家的转型在继续,但底层个体命运的转型,却在逐渐陷入停顿。教育学者杨东平主持的“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研究”表明,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

哪些障碍抬高了陆铭这样的农村孩子考入名校的门槛,封锁了他们努力向上攀爬的通道?知识改变了陆铭的命运,可绝大多数寒门子弟还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吗?[详细]

高考高分生鲜见出寒门

高考高分生鲜见出寒门 父母多为教师公务员

记者采访今年广东文、理科排名前十的学生中的19人,发现有17名高分生来自城市,只有两人来自农村。高分生的家庭背景也非常相似,父母中至少一方为教师、公务员的达10人,父母均为医生的有1人,父母至少一方为白领的有3人,剩余3人的父母为生意人。

这些来自城里的高分生,成长经历高度相似。父母注重从小培养孩子,激励孩子发展,挖掘潜能,多才多艺。教养方式则是一种温和、协商的方式,与孩子们做朋友,极少打骂孩子。[详细]

成绩不错的寒门少年都去了哪儿?

学习刻苦,成绩不错的寒门少年都去了哪儿?

教育学者杨东平的研究显示,农村学生主要集中在普通地方院校与专科院校。以湖北省为例,2002~2007年5年间,考取专科的农村生源比例从39%提高到62%,以军事、师范等方向为主的提前批次录取的比例亦从33%升至57%。而在重点高校,中产家庭、官员、公务员子女则是城乡无业、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

向上流动倍感艰难的不仅仅是农村少年。2004年,厦门大学教育学院课题组对全国34所高校的生源状况进行调查后发现,普通工人阶级子女考入重点高校与普通高校的比例分别减少了7.9%与5.6%。[详细]

原 因:

为何穷孩子梦难圆?
核心提示:

《人民日报》长篇通讯《社会底层人群向上流动面临困难》,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穷会成为穷的原因,富会成为富的原因吗?文章感叹,贫富差距加大的趋势日趋严重,“阶层固化”所导致的严峻社会现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再不可漠视。因为穷所以更穷,因为富所以更富,“马太效应”在教育领域愈演愈烈。

阶层固化,悄然成了令人遗憾的趋势

阶层固化悄然成了令人遗憾的趋势。教育尤其高等教育,自然责无旁贷。大学一直是底层学子向上流动的通道。一批又一批农民子弟,藉此奔向希望、获得认同、融入城市。但如今对他们而言,较之前辈,他们不见得慵懒懈怠,甚至更为勤奋刻苦,名校之梦却变得日渐模糊。[详细]

寒门子弟为何离一线高校越来越远?

探讨教育的未来,公众更多的时候寄希望于教育公平,通过合理的教育资源分配整合实现教育公平。但脱离了整个社会的资源分配模式来寻求教育的平衡之策,教育公平注定是美丽的幻想。如果不进行教育体制改革,教育资源的分配,永远无法独立于社会整体分配体制之外。[详细]

新华网评:“寒门难出贵子”,究竟难在哪?

是什么挡住了穷孩子进名校的道路?城乡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难辞其咎。义务教育的差距更加明显。农村教育投入差、办学条件差、师资力量弱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城市不光集中着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获得政策上的照顾,加速在教育公平上的贫富分化。[详细]

农村学生难考重点大学源于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合理

农村学生难考重点大学源于教育投入不足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公,这种不公平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教育结果的不公平。从幼儿教育开始城乡的教育差距就已经拉开。孩子要想在考试中出好成绩,必须有大的投入,这种投入除了金钱外,还需要给孩子创造良好的氛围。[详细]

反 思:

穷孩子更需要社会关注
核心提示:

一个社会难免出现阶层分化。正是这种“差异”产生的动力,让人们为了向上层流动而努力奋斗,让人们不断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文明,获得社会的认可与“擢升”。

穷孩子上大学更符合“国家利益”

合理调配社会资源 给穷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

大学应固定一张寒门学子的书桌

教育公平一直是个热点话题,每逢高等学校招生季更是如此。相关讨论中隐藏的一个逻辑,那就是更多地从考生权益来看待教育公平问题,要求赋予各地考生以平等的录取机会。这种考虑当然没错,但相对受忽视的是,教育公平不但涉及到“考生权益”,更攸关“国家利益”。只有把后一种视角补充进去,才会对教育公平的重要性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详细]

上世纪80年代初,大学升学率很低,但仍然让很多寒门学子充满了憧憬,依靠上大学改变命运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这部分人如今也成为了社会的中坚力量。而如今,从教育的起点上就让很多家境贫寒的人望而却步。转型之痛,应通过自上而下的制度改良,让财富和资源分配公平合理,让底层民众和寒门学子都能够通过自身努力而改变命运。[详细]

现有的高等教育招生模式中,其体现公平的地方应予保留,但同时,必须下决心改掉其不公平的部分。重点大学“嫌贫爱富”愈演愈烈,政府应有所警醒,并果断出手。只有这样,寒门学子求知的书桌,才能在重点大学固定下来。只有重点大学校园里,寒门学子的身影与他们所代表的群体相匹配,“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的现象才能根本扭转。[详细]

发 力:

让阳光普照农村生
核心提示:

高层的强力干预,表面看起来,是急于扭转农村学生进入重点高校比例近年猛降的不良趋势,而从更深层次看,则是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的一种顶层设计,是从根基上支撑与维护“知识改变命运”这一社会公义。

国务院力推教育公平 重点高校扩招农村学生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按照高考程序和确定的标准,将今年新增的本科招生计划主要用于高等教育资源相对缺乏、升学压力大、农村考生多的中西部省份。继续实施“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在全国高校招生计划中专门安排18.5万个名额,由东部高校招收中西部考生。多措并举,使更多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惠及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的农家子弟

“在短时间内,改变农村学生招生比例,依靠高度集中的行政权力肯定是有效果的,但并非长久之计。从长远来看,还是要伴随着高校去行政化的改革以及高校自主招生的权力扩大来改变现状,同样也是可持续的一个发展。”[详细]

教育部:2013年农村生上重点高校人数再增8.6%

近年来,教育部会同有关部门在积极促进高考入学机会公平的同时,着力推动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入学机会公平。采取的主要措施有:第一,引导中央部门所属高校(共114所)逐年降低在所在地的招生计划比例,2007年至2012年累计调出招生计划2.5万名,全部安排到考生数量多、升学压力大的中西部省份。第二,面向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的680个县,安排1万名重点高校计划,由222所重点高校采取单报志愿、单设批次、单独划线录取等特殊政策,使这些贫困地区上重点高校的学生数较2011年增加了10%。[详细]

重点高校给农村生更多机会 “穷孩子”也有春天

2013年教育部等五部门继续提高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学生比例,让勤奋好学的农家子弟看到了更多希望。这一决策得到了重点高校的迅速响应。

2013年,北大在广大中西部地区的招生人数达到1343人,比去年增加107人,同比增长5个百分点。兰州大学今年在甘肃实际录取各类型考生1217人,其中农村生源占58.7%。兰州大学今年共录取全国31个省(市、区)的4635名考生,在甘肃实际录取各类型考生1217人,其中农村生源占58.7%。[详细]

结 语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来政府在促进“教育公平”,提高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学生比例上所做出的巨大努力,这些政策措施拓宽了农村孩子的求学之路。

与此同时,我们每个农村孩子更应该从自我做起,紧紧抓住上大学这一宝贵机会。从入学的第一天起,就要对未来四年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规划:珍惜学习机会,刻苦努力,充实知识,发展自己。让自己的心智更加成熟,视野更加开阔,梦想更加高远,人生更加精彩,进而改变自己、家庭乃至社会的命运。

编辑:李晋波  美工:王培